您的位置:文秘網 > 應用文檔 > 表演節目 > 正文

小品劇本大全(7篇)

表演節目范本 相關范文 編輯:南梔 發布時間:2019/12/26

小品劇本大全(7篇)

(篇一)

另有隱情(小品劇本)

人物:小劉,小劉妻子,王科長,王科長妻子。(4人)

核心提示:

  小劉妻子在出差幾天回來后,無意間在家里的床底下發現了一條女人內褲,而且這條內褲絕不是自己的。由此懷疑小劉在外面有女人,趁她出差不在把別的女人帶回了家里。等小劉回到家里,小劉妻子便拿出這條內褲質問小劉,小劉自知理虧,借故溜走。小劉妻子怒火中燒,隨即來到小劉的工作單位,找小劉單位的領導王科長告狀,并出示證物內褲,王科長安撫小劉妻子走后,無意間把那條內褲帶回了自己家,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,王科長的妻子發現那條內褲后,大呼,死鬼,你怎么把人家的內褲裝在身上呢,怪不得我這幾天找不到。故事到此結束。

場景布置:

第一場:地點:(小劉家里)小劉妻子出場,在臺上左走右走,然后蹲下象征性的從床下拿出一條內褲,(自言自語)這是誰的呢,這不是我的啊,難道……看我不收拾他。小劉出場,

小劉妻子:你過來,你今天給我說清楚,這條內褲是誰的,(拿出哪條內褲)

小劉:哪來的啊,我不知道啊

小劉妻子:你還給我狡辯,我在咱們家床底下發現的,你說,你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,趁我出差不在把那個狐貍精帶回家了。

小劉:你說的什么啊,沒有的事。

小劉妻子:劉長勝,你今天不和我說清楚,我和你沒完。

小劉:你不要無理取鬧了好不好,我單位還有事情沒處理完,我得過去。

小劉妻子:你今天不把這個事情說清楚,別想走,(上前拉扯)

小劉:單位真的有急事,這事晚上回來再說好不。(推脫借口走人,下臺)

小劉妻子:劉長勝,你走著瞧,看我不告到你們單位去。(下臺)

第二場:地點:(王科長辦公室)小劉妻子沖上臺,王科長提前坐在臺上,小劉妻子上前

小劉妻子:王科長,你在呢,你得給我做主啊。(哭訴語氣)

王科長:嫂子,你啥事啊,怎么跑單位來了,來坐坐坐,坐下來說。(坐下)

小劉妻子:這事你得管管啊,劉長勝他背著我在外面有了相好的,趁我出差不在這幾天,竟然把那外面的女人帶回家里。(哭泣)

王科長:真有這事?小劉在單位表現很好啊,作風很正派啊,嫂子,你不會誤會了吧。

小劉妻子:我也不相信啊,但事實擺在眼前,你瞧,這是我出差回來后在我們家床底下發現的(拿出那條內褲,給王科長看,王科長接過)

王科長:嫂子,你看這里是單位,這事傳出去影響不好,你先回去,這事我調查清楚了,一定給你做主,你看行嗎?

小劉妻子:那我先謝謝王科長了,

王科長:嫂子,不用這么客氣,應該的。

小劉妻子:那我先回去了,你可得為我作主啊,

王科長:一定一定,回去吧,回去吧(看一下表,下班時間到了,慌亂中把那條內褲裝進了西裝袋子里)

第三場:地點:(王科長家里)王科長妻子站在臺上,王科長走上臺(回家的感覺)

王科長妻子:下班了啊,來把外套拿下來(幫王科長脫西裝,脫下拿手上)

王科長:今天好累啊,我先去進去休息了。

王科長妻子:你說,你哪科里有那么多事嗎,再說了,用得著你科長親自出馬嗎

王科長:好了好了,事情煩著呢,我先進去了(走到臺后,下臺)

王科長妻子:咦,這袋子里裝的什么,怎么軟軟的(從手上的西裝袋子里往外掏東西,拿出那條內褲),這不是我的那條內褲嗎?(自言自語)喂,死鬼,你袋子里都裝的什么啊(大聲喊叫)

王科長:沒什么啊(上臺,自言自語)壞了,我好像把那把內褲裝袋子里了,唉呀,這下麻煩了。

王科長妻子:你真壞死了,死鬼,你怎么把人家的內褲裝在身上呢,怪不得我這幾天找不到(拿出那條內褲)

王科長:………(失語)

(完)

(篇二)

哥們的一場誤會》 

美食 人物;小毛'  大同'   雷子'  妞妞'

場景;   客廳.

妞妞;[在客廳]  坐著發呆 [門鈴響]  這是誰呀,把我下一跳,來啦,來啦,[拉開門].

小毛; <娘娘腔的聲音>哎呀 妞妞好吖  ,好久不見了,最近過的還好吧?

妞妞; 哎喲, 原來是小毛啊! 你咋來啦?

小毛; 唉,好久沒來了,我就過來瞧瞧.兄弟.

小毛; [左看右看] 奇怪的問,哎 怎么沒看見雷子啊? 妞妞-----

妞妞;年會小品 他今天出去了,咋的 你這次來又有啥事吖?

小毛; [大笑][聲音古怪]'  嘿嘿,能有啥事啊! 我就想找哥們,喝杯酒.

妞妞; [聲音嬌小] 沒事就好,那你就在這坐會兒哦

;我出去買點菜,你今天中午就留下來吃飯再走吧!啊?

小毛; 這樣啊!

妞妞; 怎么,你要趕著回去嗎?

小毛; 唉' 原本還有點事要處理的,但是今天難得來一趟,我得好好跟哥們喝一杯去.

妞妞; [笑]那好,好,好,好. 我這就買菜去,你在家等會啊! 雷子,也馬上就回來的了,

小毛; 恩,好的.你就放心去吧,路上可要小心哈!嘿嘿.

妞妞;[表情高興]、 瞧你這張嘴,就是會說話,那我走啦,把門關好.

小毛; 好的.

小毛; [剛坐下][門鈴又響了],興奮的說,哈哈----.肯定是雷子回來了,這回我可要來個深情的,擁抱下我的好哥們

哎呀;好長時間沒見面了,嘿;太興奮了,不行我得做好準備,[摸摸頭發、扯齊衣服、邁向門前].

妞妞;《表情不耐煩》哎;在里邊干嘛吖?那么慢,呵呵,難道是老公回來啦!<準沒錯的>.

小毛;來啦、來拉、<雙手張開,頭仰望,一抱>哎;我想死你了.<兩人擁抱緊緊的>.

妞妞;以為是老公.

妞妞小毛;睜眼一看,額----怎么是小毛呢!<啊?>雷子;<啊!>這咋就抱了別人的老婆了耶,完了,完了, <兩人當場暈倒>.

雷子;看到家門口躺著兩個人,急忙跑過去看,啊!老婆,醒醒---<又看了看>這個誰吖,小毛,你兩咋就躺在底上了,是不是發生什么事呢?

妞妞;小毛;兩人一睜眼,<表情驚訝>啊,啊,趕緊爬了起來.

妞妞;老公,你回來啦!

雷子;恩,不是.... 我說你咋就在地上躺著呢?還有你,毛子,你又咋回事啊!

毛子;哥們,你可回來了,走,走,先進去說.

三人;<客廳>

雷子;小毛啊,你先坐會啊,唉,可累死我咯!我先進去洗個臉哈.

小毛;哎,好哩.

妞妞;<心里慌張>,完了,完了,<大叫,真的完蛋了啊>,

小毛;噓,噓,小聲點,等下雷子出來就更完蛋了,

雷子;<在洗手間>妞妞什么完啦?

妞妞;小毛,<發慌>.

妞妞;老公,沒,沒,沒啥子呢!

大同;<剛來在雷子家門口,聽見吵鬧聲,唉,先聽聽看,咋回事,再說吧!>

妞妞,小毛;<兩人在爭吵>

小毛;唉,妞妞,你咋就又跑回來吖,把事情搞成這個樣子,可不好收場啊,這下可麻煩大了,等下,問起來,這可咋辦可好啊?哎喲,我的姑奶奶吖.

妞妞;唉,誰又會想到是你吖,我本來回來拿錢的,俺;去到菜市,摸摸袋子,誰知道錢咋就丟了,不見了,我就跑回來拿,俺也沒想到

站在門口就給你抱了,還暖和和的感覺,還以為是咱家雷子呢,可睜眼一瞧,啊!不得了.{慘叫聲}OH MY GOD ----.

小毛;俺也沒料到是你呀,<表情悲哀,失落>,嗚嗚嗚-----真是的,本來俺以為想來看看我的好哥們的,誰會想到卻給我撞上這等丑事呢!哎呀,真是丟臉丟到家了,要是我老婆知道了還不把我打死吖,哎,哎,哎,這何等是好呀,{流淚滿面}

妞妞;<親切,溫柔>對了,小毛,你放心吧,這事就交給我吧.你用不著那么自責,不就抱了一下嘛,而且你又不是故意的,何況我老公還不知道吖.只要我兩誰也不提,我敢用人頭擔保,沒人知道,所以咱倆一定要保守秘密哈。

小毛;行,也只能這樣了。

大同;<在門外的大同>,一聽這事,哎呀,這可不得了吖,這兩人做錯事,還敢隱瞞,不行,這,這,這,一定不行;既然敢欺騙我老兄,今天給我碰上這種事,我一定要管,而且我管定了,<把門一推>大喊,雷子兄弟快出來吖,大事不好了,不得了,你家妞妞跟別人好上了.

雷子;跑出來,誰吖,亂說話,我家妞妞不是在家好好的嘛,誰在瞎扯啊?

妞妞,小年會小品劇本毛,<大吃一驚>,啊,啊,啊,<古怪聲音><異口同聲>這回真完啦!

雷子;妞妞啥事完啦?

妞妞;老公啥事都沒有。

小毛;妞妞我看咱們就告訴他吧!

大同;對,做錯事就要敢于面對錯誤,趕緊交代清楚把。

小毛;你,你,你。你喊啥子啊!不就說嘛,我說,誰怕誰吖,來吧!雷子兄弟,這件事的起因是這樣的----。

妞妞;停,停,小毛 還是我來說吧,我跟俺老公好,我來說吧.老公啊!

雷子;老婆,這 這 這到底咋回事吖,

妞妞;老公,其實事情是這樣的,我說出來你可別罵俺啊?

雷子;唉,有啥好怪的,快,快,有話快說 有屁快放,這啥事,把你緊張成這樣子.

妞妞;{大喊}豁出去了,說就說,俺還怕你不成啊?老公,其實你剛剛還沒有回來的時候,我不小心和小毛抱了一會兒,你,你,你不會罵我吧.

雷子;{表情憤怒}啥?你說啥?你怎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!這要傳出去,那我不是丟死人啦?哎呀!妞啊,平時俺對你多好啊,如今你既敢這樣子對我,{大哭}嗚嗚----

妞妞;老公你不是說好不罵俺的么,你咋就發那么大的火啊?

小毛;兄弟,這事全怪我,你就罵我吧.別責怪妞了啊!

大同;雷子我看這事啊,不能原諒,還好我來的巧,要不他們不知道瞞你到啥時候.

妞妞;小毛;{齊聲說}住嘴,合上你的豬嘴巴.

妞妞;小毛;大同;{吵鬧}

雷子;停,停,停,煩死人了,全都給我安靜.這事我想好了

妞妞;小毛;大同;{安靜,期待答案}

雷子;{轉了轉}

妞妞;老公,你怎樣想的啊?

雷子;我想好了,我決定不原諒你們,做出這事,你們兩還不嫌丟人啊!

妞妞;老公這真不是你說的這樣子吖,啊!我的天啊!

小毛;雷子,其實你是真的誤會我了,這真是一場誤會啊,兄弟你可要三思啊!別人家胡言亂語,大同瞎說的,千萬不可信吖.

妞妞;老公,是啊!

雷子;別說那么多了,事實我都知道了,而且我都看見你們躺在地上了,這就是事實.唉!傷心啊!老婆跟我最好的兄弟都出賣我了,俺活著還啥意思啊!

妞妞;老公,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啊!怎么說咱倆也是多年夫妻之情了,怎么會出賣你呢?

小毛;雷子,你要怪就怪我吧!是我今天來錯了,不,不,是不該來的,雷子,我對不起你.

大同;對不起,就有用啦?

雷子;大同;我想好了,不管怎么說今天都要謝謝你,告訴我這件事情.

大同;唉,兄弟,客氣什么啊!{囂張,得意}好說,好說啊!嘿嘿.

妞妞;小毛;{旁邊唧唧喳喳個不聽}

雷子;{怒吼}好啦,都別吵了,大同.

大同;哎;啥事啊!兄弟.

雷子;你呢!就幫我一把,現在就把他們轟出去,這對狗男女,不要臉,來.

大同;這樣合適嗎?兄弟,嫂子也在啊!

雷子;還顧慮她干嘛啊?一起轟出去.趕緊的.

大同;好咧.

雷子;大同;上前一人拉一個.{出去,出去.}滾.

妞妞;死雷子,你咋就那么絕情呢!放開我,放手,你要想好啊!我可告訴你,雷子,總有一天你會后悔的,哼,你就等著瞧吧!

雷子;哼,我不會后悔的,情都沒了,還談啥后悔啊!

小毛;雷子,你千萬別這么做啊!這樣會害了你自己的,三思啊,三思啊!這真的是一場誤會啊!誤會啊,誤會啊!

雷子;大同;{把小毛,妞妞,拉了出去,門外}.

雷子;{自言自語}唉,感情的事,真是不可信啊!

大同;兄弟別難過了.

雷子;能不難過嗎?原本今天是個好日子,卻給他倆破壞了,現在倒好了,一個人孤孤單單的,這可咋辦啊.啊,啊!

大同;兄弟別難過,以后咱倆就一起過吧.

雷子;哈哈,你開啥玩笑啊!

大同;哈哈哈哈哈!

雷子;嘿嘿,嘿嘿嘿!

{完}.

(篇三)

如此男人

1 女  2男

1(用手機打電話)老公,你在公司嗎?…叫你聲老公怎么啦?我在你公司對面的服裝店呢。…是的,我出差回來了…哦,你們馬上下班啊,我等你,你快點來喲!

………

2 呵呵,女朋友回來了,五天不見,我還真,十分,非常想她的!肯定又要買衣服啦!女人嘛,永遠不怕衣服多!我女朋友,只要她一看到有賣衣服的,就給使了定身法了似的,十八匹馬都拉不動她!只要她想要買,絕對沒商量,買!

1 老公,你來了!(擁抱)我好想你喲!親一下!

2 別、別!對著這么多人,別摟摟抱抱的,影響不好!再說,現在正掃黃呢!

1討厭!老公…

2 不要叫我老公,咱倆還沒有結婚呢!

1 我偏要叫,老公,老公,老公!

2 寶貝兒,好好,我聽到了。現在的談情說愛的都是怎么了,都喜歡超前啊。還沒訂婚呢,就“老婆長,老公短”的叫,還沒登記呢就睡在一塊兒了,還沒結婚呢,孩子自己就會打醬油啦!

1 貧嘴、討厭,不理你了!

2 不理我了?“山外青山樓外樓,你不理我我不愁。天下美女到處有,隨時會把我收留!”

1 嘿嘿…跟誰學來的啊,還一套一套的!

2 原創——

1 是嗎?騙我可是小王八!

2 原創——那是不可能的,我是從書上看的。——言歸正傳,說吧寶貝兒,你又看上哪件衣服啦?我給你…買!

1 老公,今天是給你買衣服!你瞧瞧,這條褲子怎么樣啊?

2 不怎么樣!寶貝兒,我的衣服好多都還沒穿過呢,尤其是褲子!

1 你怎么不穿啊?

2 不是不穿,穿不過來啊!你知道嗎?我的衣服那可是多啊,足夠開一個服裝店啦!

1 我看這條褲子質量還好。老板,老板!人呢?

2 老板也許知道我的衣服多,可能是躲起來不賣給我了。老板,老板,你要是還不現身,我可要就,就走了啊!衣服少了,可千萬別找我啊!

1 老公,看,這褲子有標價,是1880塊錢!

2 多少?難道這是條金褲子嗎?

1 1880元人民幣,不貴!

2 是,不貴,因為它不是美圓喲!

1 我給你掏錢買!

2 等回去你再讓我給你報銷,對吧!

1 說什么呢?

2 別買啦,這衣服貴的,我可消費不起啊!一條褲子的價錢能頂我兩個月的工資呀!

1誰讓你找不到好工作啊,去那么一個小、小、小公司,工資那么少!

2 能怨我嗎?還不都是經濟危機惹的禍!我能找到這么一個工作,已經很幸運的啦!我大學宿舍那幾個哥們兒可全在家里蹲著呢!

1 你的工資還漲嗎?

2 就目前情況來看,大概也許可能會漲那么一點點吧!

1 你就那么點工資,咱們拿什么結婚啊!

2 不如你工資高,你基本月工資就1400多,再加上福利,獎金什么的,用你那話說,不就是一個月2500塊錢嗎? 你放心,我決不會空手跟你結婚的!

1 那就好!咱們以什么樣的方式結婚啊?

2我說旅游結婚花錢比較省,你呢不讓,說什么不能便宜了我家,因為你哥哥結婚花了就有四五萬塊錢,你家得把這錢賺回來!

1 人家不是給你開玩笑嘛!在家結婚,親朋好友都在,咱就圖個熱鬧唄!

2 好,聽你的!寶貝,咱回家吧,這么貴的衣服我可穿不起。低價位的褲子就不能穿啊,非要穿1880塊錢的,我這條褲子才28塊錢,現在穿得不挺好的嗎?

1 真不買了?

2 不買了!

1 你呀,人長得比較土氣,穿什么都…

2 土氣,對吧?我是農民的兒子,是在咱農民的黃土地上長大的,不土氣,行嗎?

1 行!可以后咱們要在城里生活、工作了,該好好打扮打扮了。

2 打扮可以!但我的本質是不會變的!我永遠是農民的兒子,農民工的好兄弟!

1 知道啦!不買了,咱回家!

2 等等!

1 又干嘛啊?

2 (摸摸)說實話,這衣服料子真是不錯啊!

1 你又不買,還摸它干嘛啊?

2 我買不起,總摸得起吧?摸摸還不行嗎?

1今天晚上去我那兒怎么樣啊?

2 不行,我可是中國古典傳統式的好男人,還沒結婚呢,怎么就…

1 哎呀,你想到哪里去了嗎?我媽來了,在家等我們吃飯呢!

2 哦,原來是丈母娘來了,嘿嘿…趕緊走,回去給丈母娘請安去嘍!(停一下)還有,丈母娘愛吃蘋果,我給丈母娘買點蘋果回去!

1 別買了,家里還有呢!

2 一定要買,咱怎么也得消費消費,拉動下內需,為促進咱城里經濟發展做點貢獻啊!

(篇四)

扶不扶

人物:乞丐、老太、宅男甲、屌絲乙、老太女兒如花、老大爺;

時間:初冬早晨;

地點:紫云路人行道上;

故事梗概:老太出門散步,不小心摔倒,盲人乞丐看到后逃離,這時宅男甲和屌絲乙正好路過,就扶不扶老人產生分歧,最終屌絲乙說服宅男甲不去扶老太,這時,老太女兒如花正好過來找老太,原來如花不是別人,正是宅男甲經人介紹的對象,宅男甲后悔莫及……

——正文——

(乞丐帶著墨鏡、拄著木棍、拿著缸子出場)

乞丐:物價上漲飛快,欠了一堆外債,老婆嚴重指示,必須掙點外快,如果說個不字,立馬用腳來踹,別的啥也不會,只能裝裝乞丐!當今世道,干什么都難啊,比如乞丐這個行業,競爭也是非常激烈滴!人靠衣裝馬靠鞍,隔壁王老二,也是和我一樣,但他第一天出門的時候打扮的不夠悲慘,一天下來收入很少,回到家里被他老婆一頓暴打,打得鼻青臉腫,走路一瘸一瘸的,衣服也被撕得粉碎,結果這家伙第二天收入翻了好幾番!我可不能步他后塵,你看我,打扮得簡直是乞丐中的乞丐,簡稱“蓋中蓋”!

(乞丐坐在路邊,木棍搭在肩上,前面放著缸子,里面有硬幣若干)

乞丐:(猥瑣地左顧右看,見有人過來)上有老娘病在床,下有小娃餓肚腸,大哥大姐行行好,多做善事福運長!

(老太太出場)

老太:今年老太我六十八,整天無事待在家,聽說霧霾要消散,于是我走上了大街來溜達,來溜達。(東看看西看看)哎呀,今天的天氣可真不錯啊,太陽都出來了。昨天女兒打電話過來說馬上要從上海回來,說要好好呼吸呼吸咱們合肥的新鮮空氣,聽女兒說,在上海那邊流行這樣一句話:“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生與死的距離,而是我在上海街頭牽著你的手,卻看不見你的臉。”女兒掙錢不容易,受了很多苦,這次難得回來一趟,我得去菜市場轉轉,買點好菜犒勞犒勞。

(哼著歌,“今天是個好日子,心想的事兒都能成,今天是個好日子……”,走著走著,一個趔趄,倒地不起。)

老太:哎,兒女在外工作忙,長年不回看老娘,這日子一天一天過,身體漸漸成病秧,當年送走兒女時,我眼不花來心不慌,今天女兒回來,我卻倒地難起雙手僵!

乞丐:哎我說老人家,你能不能去別處摔倒,我好不容易找了個好地段,你看,那些路人看見你在這躺著,都不敢過來了,影響我收入了都,你叫我回去怎么交差啊!

老太:哎呀,原來你看的見啊,你是,你是假乞丐!

乞丐:你不也是假摔嗎,大家彼此彼此,承讓承讓!

老太:做人要厚道,這樣吧,小伙子,你把我扶起來,我不揭穿你,怎么樣?

乞丐:(驚恐)我可沒錢扶你,有錢的話就不用這副打扮了!老人家,你可不能黑吃黑啊!得嘞,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!

(乞丐收拾東西,急忙離場)

老太:唉唉唉,別走啊,不再聊會?哎,這什么世道啊!

(甲、乙上場)

乙:山外青山樓外樓,合肥霧霾幾時休,聽說有人要請客,樂得我抓起口罩就往外走!(朝天上看了看)哎,霧霾沒了,口罩也用不到了,果然是個好日子。唉我說,今天為什么要請我吃飯啊?平時也沒見你敞亮過!

(甲掏煙)

甲:來來,先抽根煙。

乙:你想害死我啊,這幾天凈抽煙了,還免費的!

(甲把煙裝回口袋)

甲:這個,我今天下午要和對象見面,我們之前在網上聊的挺好的,看照片也挺漂亮的,這是第一次見面,你是這方面的高手,還請多多指導指導,事成之后,定有重賞,哦不是,重謝,重謝!現在我們去買見面禮,你多指點指點,然后中午飯我請!

乙:看在你請我吃飯的份上,我把我平生總結的戀愛七訣傳授給你,保證讓你抱得美人歸!

甲:看來我真沒找錯人,來,我把整包煙都給你。

乙:不不不,你還是留著自己抽吧,走走,買東西要緊!這買禮物,絕對不能含糊,尤其是第一次見女孩子,如果買不好人家會記你一輩子……哎,人呢?

(甲走兩步,停住)

甲:在這,過來,看,前面有個老人摔倒了,我們去扶下!

(乙一把拉住甲的胳膊)

乙:你家很有錢嗎?

甲:沒有,房子買不起,汽車開不起,生病看不起……

乙:所以老人扶不起!事不關己高高掛起,趕緊走,被訛上就走不掉了!

(老太見有人,掙扎著看了一下)

老太:小伙子,我摔倒了,起不來了,麻煩過來扶我一下……

(乙拉著甲裝作沒看見,徑直走過去)

老太:現在的年輕人啊,哎……想當年我年輕的時候,看見老人摔倒了,大家都爭著去扶,做好事還不留名,問起名字就說自己是紅領巾,現在的老人摔倒了,就像變成了一個定時炸彈,大家都躲之不及,真是世風日下啊。

(甲掙脫了一下,站住)

甲:老人家說的很對,現在的世風真是大不如前,再說老人家看起來也不像專門碰瓷的,大冬天挺可憐的,還是幫一下吧!

乙:幫什么幫,你沒看電視上扶老人被訛的新聞嗎,比比皆是:**小孩扶老人被訛八萬元,成為富二代的夢想瞬間破碎;濟南小伙子扶老人被訛,由于沒錢賠只能去賣腎……

甲:好了好了你別說了,慎得慌!

乙:老人摔倒了大家都想去扶,誰沒有同情心呢,但是想想你的父母,含辛茹苦把你養大,受過多少苦多少罪,你不能連累他們吧!再想想你的兒子、孫子,扶老人,窮三代……

甲:哎,不是“玩單反,窮三代” 嗎?看見老人摔倒不敢扶,真讓人憋屈!

乙:錢包里沒錢才讓人憋屈呢,走吧,留給土豪去扶吧,這些個土豪啊,一天不扶兩三個老人,都不好回去向家里人交差!

(老太女兒如花出場)

乙:快看,女土豪!

如花:媽,你怎么啦,你怎么躺在地上了,你沒事吧?

乙:原來是親閨女,正好!

老太:女兒,你回來啦,媽沒事,只是摔倒了起不來了。

如花:來,我扶你起來!

(甲拉住乙的胳膊)

甲:壞啦壞啦,她就是我要見的對象,這下完了!

乙:你可認準了?

甲:她的照片我一天看八次,錯不了!

如花:那個誰,你過來!

(乙過去)

乙:你叫我啊!

如花:我不是叫你,是叫他!

(甲扭扭捏捏走過去)

如花:怎么看著你面熟啊,哦,我想起來了,你就是鄰居給我介紹的那個對象吧,怎么照片比人帥啊?

甲:美圖秀秀,美圖秀秀的功勞!

如花:怎么看到老人摔倒不去扶啊,有沒有同情心,有沒有公德心啊!

甲:如花,你聽我解釋啊!

如花:有什么好解釋的,媽,我們走。就當我從來沒有認識你。

甲:都怪你,我要扶,你偏不讓扶,這下好了,摔倒個老太太,丈母娘沒了!

乙:這也不能怪我啊,誰知道她是你未來丈母娘!

老太:小伙子,你過來,你不扶我我不怪你,因為你心還是善良的,就是膽子小了點。現在的社會,確實有很多問題,但是總要有人敢于打破這種僵局,如果你們都老了,摔倒在地上沒有人去扶,你們會怎么想?今天方便了別人,是為了以后更好的方便自己。

甲:老太太,我明白了,我知道錯了,如果下次你再摔倒了,我一定去扶您!

如花:找揍呢你!

老太:走,都跟我一起去買菜吧!

如花:我還沒原諒他呢!

老太:女兒啊,我算是看出來了,這個小伙子心地善良,耳根子軟,將來一定會什么都聽你的,準沒錯!

如花:媽!好吧!不過,我有一個條件。

甲:什么條件?

如花:以后不準用美圖秀秀!

甲:沒問題,我答應你!

如花:這還差不多。

(老大爺出場)

乙:快看,那邊有個老大爺摔倒了。

甲:我們趕緊去扶啊!

(新紅軍出場)

新紅軍:我是新紅軍,來自江淮營,一顆感恩心,好事不留名。前面有老人摔倒了,趕緊去扶起來。

乙:江淮廠的又在炫富了!

(新紅軍扶老大爺,大爺抓著新紅軍不放)

老大爺:是你把我推倒了,不陪個百八十萬,我就不起來!

(新紅軍擺脫老大爺糾纏)

新紅軍:這老爺子怎么這樣,三十六計,走為上!

老大爺:別走啊,(站起來追過去)江淮廠不是很有錢嘛,多少賠點!

乙:哎呀,能起來啊!

甲:好險啊!

如花:這老頭!

老太:什么玩意!

(篇五)

他是我爸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改編自 03年 cctv春晚小品《都是親人》

作品主題:通過展現飯店里一個癡呆老人弄出的風波,反映當今社會不同職位的人們在親情、友情上的不同態度,也折射出人們在社會角色面前的矛盾心理和社會責任心。

時間:**年1月16日晚

地點:飯店

人物:女顧客、門迎、服務員、老人、經理

(老人坐在飯店的角落里,撫摸著一只假貓)

門迎:您好!歡迎光臨!

(女顧客匆匆走進飯店)

女顧客:(坐下、急躁地)服務員!

服務員:(畫外音)您稍等。

(老人站起來,走向女顧客)

老人:你想吃什么?

女顧客:你干嘛?你是誰啊?

老人:我是你爸!

女顧客:你這人有病吧!你是誰爸啊!

老人:你還不認我,我就是你爸,不信你問她(指向觀眾)

女顧客:他是誰啊?

老人:她是你媽!

女顧客:這老頭糊涂啦!(朝觀眾)  服務員!

老人:把錢給我,我餓啦!

女顧客:您餓啦?!回家吃飯去!

老人:我不認識家,就認識你。你是我閨女,我餓啦!(拉女顧客的衣服)(門迎的眼神)

(服務員上場)

服務員:哎,你干嘛呢?

老人:我要吃飯,你媽不讓我吃!

女顧客:這老頭有病呢,我不認識他!

服務員:(把老頭推回座位)您別理他,您要吃點什么呢?

女顧客:呃……來一個溜肥腸。

老人:(跟貓說話)你要吃溜肥腸?別吃啦,我女兒說肥腸里都是豬糞,多不干凈啊!

女顧客:哎呦,你真惡心!

服務員:瞎說什么呢你?

老人:我糊弄我家貓呢,你點你的,他們這兒溜肥腸肯定洗過。

女顧客:呃……那就來個紅燒魚。

老人:(對貓)什么?你還想吃魚?咱不吃魚,吃魚多了身上長魚鱗,到時候你一撓癢癢,嘩啦嘩啦往下掉皮。

女顧客:我天,這更惡心!(起身要走)

服務員:您別走啊!

女顧客:我這吃得下去嗎?

服務員:您聽他的干嘛!聽蛤蟆叫您還不過河了啊!

老人:你吃蛤蟆?吃什么蛤蟆,人家說話跟咱沒關系!

服務員:怎么沒關系,人家一點菜,你就添惡心,你讓我這生意咋做啊!

女顧客;好了,好了,別說了,溜肥腸、紅燒魚我都要,快點上吧!

(服務員下,端魚上)

老人:(看見魚)魚來了!魚過去了!

服務員:魚來了~!您慢吃,這魚刺多!

女顧客:沒事,我不怕刺。

(吃魚,吧唧嘴)

老人:你吧唧什么嘴啊!(望著魚,自言自語)你要吃魚?那魚不好吃,不吃不吃(吧唧嘴)我不是說了嗎,那魚不好吃,到時候渾身嘩啦嘩啦……有刺!你不怕刺?這刺要是卡在嗓子可難受了,你想啊,這刺一卡到嗓子,你就咔、咔、咔……

女顧客:咔、咔、咔……

服務員:怎么了?怎么了?這咋了這是?

女顧客:魚刺卡住了!

老人:你看吧,卡住了吧!

女顧客:都怪你,老說卡住,卡住,我卡住了(呻吟)哎呦~!

服務員:她嗓子要是出了毛病,你得負責!(對女顧客)來喝點醋!

(女顧客喝醋)

女顧客:啊,啊,好多了!

服務員:(搶走老人手里的假貓,要往門外扔,并把老人往門外拉)你這人怎么回事啊,走走走走……

(指著門迎)你看看你,歡迎進來的都是啥人啊!影響我們店的生意,這么不會做事,經理還老夸你,真是的,啥眼神啊?

(門迎低下頭,不說話)

(老人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哭。經理問聲趕來)

經理:怎么啦?怎么回事啊這是!(扶起老人)我批評了你你就這樣對顧客啊,你心里不舒服也不能把火往別人身上發啊!

服務員:我……

經理:我夸她不夸你,是我眼神差嗎?

服務員:我…我不是那意思……

經理:那你是什么意思 !

門迎:你們別吵啦!(聲音停止)他…他是我爸……

女、服:啊?爸 !

老人:哎!兩個乖女兒!

門迎:(走向老人)爸!

老人:哎。

(轉過身)經理,我先請假把我爸送回家去,再來上班好嗎?

經理:別急,事情我都知道了,讓老爺子吃了飯再走,今個我請客!

女顧客:來來來,我們倆女兒圍著爸坐,外孫女坐這兒(指服務員) !

服務員:他是我爸!

(篇六)

《抄底》

人物:農企老板——趙本山;抄底咨詢公司總經理——范偉;總經理秘書——隨便一女演員

場景:某抄底咨詢皮包公司里外套間辦公室。

趙本山:(門前駐足,閱讀門牌,自言自語)海底撈……抄底……咨詢……有點責任公司,哎呦我的媽呀眾里尋他千百度股溝,就是這兒。(推門而入),請問這是抄家公司嗎?

女秘書:抄家公司?(特不耐煩)您出去再往前走兩步,那有一搬家公司,他們搬家和抄家,一樣。

趙本山:姑娘,不,小姐,不不不,大姐……對不起,那啥我重說一邊行不?請問這是抄底公司嗎?

女秘書:是,您想咨詢抄底是嗎?稍等,我通報一下我們總經理,(大喊)范總——,有客戶!

范偉:(在里間高喊)別、別、別、別喊了,請進!

趙本山:(自言自語)這家伙,通訊設備賊先進。(徑直走進里間)

范偉:(正在電腦上玩俄羅斯方塊,音響中發出游戲伴音)先生請坐……(突然抬頭)誒呀媽呀,這不是奧運火炬手——黑土大叔嘛!誒呀誒呀誒呀……緣分啊,緣份啊、緣、緣、緣、緣分啊……(連忙起身迎接)

趙本山:是,“男人要有錢,和誰都有緣”。(上下打量)怎么著,當宅男啦?腿不瘸了?

范偉:早就不瘸啦,都走上新的人、人、人生道路啦。

趙本山:腦子呢?也好使了?

范偉:好使了,不是說屁、屁、屁、屁股決定腦袋嘛!

趙本山:哦,屁股還沒出事兒。

范偉:咋地,從老家來啊?也來北京抄底來了,挺、挺時尚啊,大叔。

趙本山:那必須地,這不國家要拉動內需嘛。我跟你說,大叔這一年腸胃不得勁兒,經常拉,身體老虛了,“拉虛”的滋味不好受啊,國家是咱的,咱必須幫著國家拉一拉你說對不?

范偉:誒呀媽呀,大叔,沒想到您的思想境界那家伙太高尚了,真的,這要和幾年前賣我拐的時候比,簡直就是重新做人了。呵呵,對了,這一年都做啥買賣來著?

趙本山:這不當了火炬手嘛,之后啟發了我,回家就開了個廠子,生產打火機。

范偉:打火機?(不屑)那能掙幾個錢啊?仨、仨、仨、仨瓜倆棗的。

趙本山:你錯了,我們設計這打火機絕對有創意。

范偉:啥創意?干打不著咋地?

趙本山:你看你腦子確實是好使了,猜的還真八九不離七,我們生產的打火機必須打三次才能打著火,你第一次打,里面有個聲音說“別抽了,肺都黑了!”;你第二次打,里面有個聲音說“別抽了,都金融危機了!”,你第三次打,里面有個聲音說“別打了,男人抽吧抽吧不是罪!”,然后就火苗噌就出來了……

范偉:然后就試銷對路啦?

趙本山:那是相當地對路,(特自豪)這么說吧,我們那疙瘩老爺們兒都買我們打火機,一人兜里都整好幾個,不信你去我們那麻將館、夜總會、洗浴中心啥的聽聽,滿耳朵都是——“別抽了,肺都黑了!”、“別抽了,金融都危機了!”……

范偉:別說了,我都相信了……那咱、咱、咱還是進入正題吧,您打算出、出、出、出多少錢抄底啊?

趙本山:這不國家準備出四萬億嘛,我出……四萬一。

范偉:(猶豫)也……也、也可以,不、不、不少了,關鍵看您想抄點啥,我們這可以為您提供全套……不,全面的咨詢服務,服務費百分之二、二、二……

趙本山:好!就這么定了,百分之二!

范偉:(拼命搖頭)……二十!

趙本山:幸虧沒說二百。行,二十就二十,百分之,(把裝錢的書包往班臺上一撂)你就利索地幫我抄把樓市的底吧,聽說北京房子到底了,買房子都送寶馬了,我們縣書記在北京就有三套房,縣長兩套,我尋思我作為企業家怎么著也得有一套,將來我和你大媽退休就來北京住,沒事兒爬爬故宮……

范偉:什么?!天太黑我聽不清楚,你說要爬爬爬故宮?

趙本山:不,不,爬爬長城啥的。

范偉:好嘛,差點雷死我。不過大叔,四萬一你就想抄、抄、抄、抄北京樓市的底?想簡單了吧?

趙本山:那咋的啦,我又不要獨棟,也不要聯排,來個拼盤就行。

范偉:呵呵,別胡嘞嘞了,啥拼盤啊,那叫疊拼。

趙本山:沒錯啊,跌了嘛,拼著賣嘛,“跌拼”嘛。

范偉:好,不和你嘰咯浪了,不就是想抄個疊拼嗎……了、了、了、了解了,那什么……(高喊)秘書——!

(女秘書推門進來)

范偉:給大叔查個疊拼,別太遠,六、七環左右吧。

女秘書:多大面積的?

范偉:多大的啊,有個二、二、二……

趙本山:二百平米就行。

范偉:二十!

女秘書:二十平米?

趙本山:啥玩意兒?(沖范偉)你當我來北京買豬圈吶?!

范偉:我的親叔,就四萬一你還想買多大的房子啊?再者說二十平米也夠你們老兩口折騰的了。

趙本山:我們“不動搖,不懈怠,不折騰”,我們就想在北京整套房子……你說吧,首付多少?月供多少?

女秘書:(迅速翻看資料)范總,你看燕郊這有一套小小疊拼,四手房,小產權,首付四萬,月供250,供期三十年……

范偉:(鼓掌)合適,太合適了,大叔您這回算抄著了,真的,十全十美、百年不遇、千載難逢,萬古長存……絕、絕、絕、絕對的底!

趙本山:我心里沒底……這燕郊在北京什么地方?

范偉:準確說是在河北和北京交界那疙瘩……馬路牙子邊上,不遠,從CBD開車也就……

趙本山:我環保,不開車,我平時都是走路為主、順便玩土。

范偉:走的話……我想想啊,想想、想想,兩天吧,估摸能走、走、走……走到一半了。

趙本山:騷蕊我的朋友,我是打算在北京常駐的,不是來北京長征的。

范偉:(無可奈何狀)那、那、那就沒轍了,情況……就是這么個情況,看來北京樓市你是抄不了底了,再想想抄點兒別的吧……噢買噶大,想起來啦,要不你花點錢我們幫你托托關系,你去當中國隊主教練?中國隊世界排名都一百開外啦,底了。

趙本山:拉倒吧,中國足球哪兒有底啊?那整個一無底洞啊,我看你是想抄我的底——我智力的底!

范偉:當年你就是這么對我的,但我不計較。(撓頭)這么這么著吧,秘書,你給大叔點建議,合理的,看看還有什么,便宜點的。

女秘書:現在車一直在降價……

趙本山:我不是說了嗎不開車,我年輕的時候開拖拉機都開膩歪了。

女秘書:現在出境游一直在降價……

趙本山:我對出鏡沒啥興趣,大叔已經夠出名了,再出鏡游行啥的就丟人了。

女秘書:現在婚慶市場一直在降價……

趙本山:我謝謝你了,大媽的脾氣你可能不知道,這個底還是留著讓周慧敏和那個倪什么玩意兒抄去吧。

女秘書:現在股市一直在**點附近震蕩,應該……

趙本山:打住打住姑娘,難道沒聽過一首詩嗎——“抄一次套一次,緣分啊,套一次虧一次,郁悶啊,虧一次割一次,痛苦啊,割一回忘一回,教訓啊,忘一回暈一回,又進啦!”,不瞞你們說,我寫的。大叔說句可能不該說的話,你不會是中石油派來的吧?

范偉:你看,大叔您這么說就不客、客、客、客觀了,我這秘書和中石油沒關系,她原來倒是中、中、中、中石化的。

趙本山:那不還是有關系嘛!中石油,中石化,一個特“油”,一個沒“實話”!

范偉:誒呀大叔,挺針砭時弊啊。不過你看你這事兒不太好整啊。大老遠來趟北京抄底,天也冷了,我也不能看著你沒抄著底,光抄著手回去,是不?我再想想,再想、想、想、想想……(來回度步)

趙本山:快別想了,你這一想我頭都疼。以后你要想要誰命,你就在他跟前想事兒就得了。你也別打醬油別做俯臥撐別踢墻了,你就麻溜兒告訴我,原來什么最貴吧,甭管啥玩意兒,我就抄一把原來最貴的。

范偉:那、那、那、那就“一賊”多了,葛優不是說了嘛,21世紀什么最貴?人、人、人、人才啊!要不您抄點“人”回家?

趙本山:販賣人口?你這是抄底咨詢啊,還是牢底咨詢啊?

范偉:咳,不是那意思,您不知道吧,現在人才已經見、見、見、見……

趙本山:賤?

范偉:不是賤,是見底了,大學生連掏糞的工作都打破腦瓜子搶、搶、搶、搶了;他們終于都深刻領悟自己是龍、龍、龍、龍的傳人了,招聘會上都在長龍里排著呢。

趙本山:咋整地,當年不上大學一輩子受窮,現在是上了大學馬上就受窮?

范偉:就是這個理兒。你看啊,眼下金融危機,全球的,你打火機的廠子要想安全過冬,提高核心競爭力、擴大再生產啥的,是不是也得需要來點人才輩出謀劃策,四萬塊錢對吧,抄仨、仨、仨、仨大學生畢業生回去,一點問題都、都、都、都沒有!

趙本山:真的假的?你可別“孩子把玩具當朋友,成人把朋友當玩具”啊。

范偉:這話說的,我咋能騙你呢?我們公司多大啊……

趙本山:是大,倆人,一個套間。

范偉:對不?這么著吧,(沖秘書)秘書,你去運作一下,找一個北大中文系的,回頭給大叔的廠子寫寫標語、春聯啥的;再找個清華自動化系的,回頭給大叔的廠子按條流水線啥的;再找個北外英語系的,回頭幫大叔的廠子走出國門啥的……

女秘書:好的,飯桶……不,范總。(旋即出屋聯系)

趙本山:(激動得直搓手)誒呀誒呀,太好了、太好了!我沒白把拐賣你,果然是“有點子”責任公司,北京這趟我算沒白來,告訴你說兄弟,我們村自打大禹治水就沒出過一個大學生,好家伙,我這一下就帶回去仨!那村里人還不奔走相告、熱淚盈眶?

范偉:那可不,還有跑兒!

(此時女秘書快步進屋)

女秘書:已經聯系好了,三位大學生馬上就來向大叔報到、簽約。

范偉:您看,大叔,很簡單吧,我們公司很大的……

趙本山:是大,非常大,相當地大……

(此時本山大叔腰里的手機鈴聲大作,忙不迭接通)

趙本山:喂?喂!喂……寶貝兒啊!(捂著話筒沖范偉小聲說:你大媽,在美國抄底呢!)

范偉:(愕然)

趙本山:(繼續講電話)寶貝兒啊,走之前不是說沒啥重要的事兒別打電話了嗎?國際漫游長途挺貴的,啊,我跟你說啊,我在北京呢……抄著啦,那能抄不著嘛,人才啊,人才,啊……一個北大的,一個清華的,一個被窩外的……不,一個北外的……啊,便宜,賊便宜……啊?!什么?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(本山大叔臉色驟變,一路“啊”“啊”,直到結束通話)

范偉:咋地,大媽美國來電夸您了?

趙本山:(哭喪著臉)啥夸啊,夸啥啊,批評我啦,決策錯誤,不民主不科學……兄弟,要不你還是別讓那仨大學生來了。

范偉:咋地啦?抄著這么好的底,怎么就輕易拋棄了?放棄了?你也太不許三多了!

趙本山:不是,兄弟,聽我說,我和你大媽兵分兩路踏上抄底之旅,你大媽在大洋彼岸那邊抄得比我,更穩、更準、更狠!

范偉:別逗了,她抄著啥了?

趙本山:包吃包住,年薪一萬,人民幣……

范偉:抄著仨美國藍領?

趙本山:藍領?華爾街金領!

范偉:啊?!(呆滯狀,轉身而去,喃喃自語)樹上七個猴,地上一個猴,一共有幾、幾、幾、幾個猴……(完)

(篇七)

招工

人物 :彩英,阿強,經理

[幕啟舞臺上擺著一套桌椅墻上帖著招聘電工的廣告

[彩英坐在椅子上身著白領工裝

彩英:今天經理叫我到人事部上班,剛剛上任就碰到招工任務。我啊,一定要好好干,嚴格把關。

[經理上

經理:彩英,今天的招聘怎樣?

彩英:經理,剛剛來了幾個,都不合格,有些還是拿著假證的“水貨”,都叫我打發走了。

經理:好哇,好好干,經理不會虧待你的。

彩英:你這話,怎么就……

經理:好了,好了,我知道你嚴格要求。這幾天老張電工病了,設備沒人維護,可急死我了,生產要受影響了。

彩英:你別急,經理,我一定給你找到一個合格的電工。

經理:好,好,你好好干。

彩英:那當然了,要不你不是要虧待我了?

經理:你看你,又來了!穿上新工裝,可神氣了。彩英,我……

彩英:經理,我,現在還沒考慮!

經理:人各有志,不能強勉!好,好,慢慢想想!(下)

彩英:到辦公室第一天上班,就當了考官,要告訴強哥,他可會高興死了。(含羞地笑)

[阿強上

阿強:英妹進城打工,一走就是半年,他叫我先學好技術,再找他到城里會面。

彩英:阿強哥,我們分別半年,天天都想見面。只怕你技術不強,到城里難于展開。

阿強:我們分開半年,天天都想見面。

彩英:來到城里半年,總把家鄉懷念。阿強哥,我天天都想見你的面。我欲乘風歸去,不知家鄉老舍,

阿強:今夕是何年?(遞上招工表)

彩英:(見招工表驚喜地)吳強!

阿強:英妹,是我!

彩英:你是,

阿強:看到你們招工,我就來了,你知道嗎,你走了以后,可想你了!你也在想我嗎?

彩英:強哥,你這樣問叫人怪難為情的。

阿強:英妹,我可不能忘,你走前的那個晚上,我們在后山的的老**下……

彩英:(急捂住臉)你呀,你呀,又來了,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場合。

阿強:噓,(左顧右盼)我也在想你呀,來,親一個。

[經理內聲:彩英,有沒有人應聘啊?

[經理,上。

彩英:(一驚)經理,還沒有合格人選。

阿強:你看,我的電工證。

經理:四級電工?我看看!

彩英:四級電工?不可能!

阿強:嗨,英妹你就抬抬手,讓我過吧。

經理:英妹?

阿強:我們是……那個關系。

彩英:哦,他是,我阿哥。哥,你別瞎說了。

阿強:嗨,小時候,就叫哥。

經理:哦,阿哥?我知道了,(對著阿強。)阿哥!彩英,你看,阿哥來了,怎么就不講人情了!

彩英:不行,別人不了解,我還不了解他?

經理:是啊,你是擔心太了解了不好管理,沒問題,交給我管了。阿哥啊,今后到了廠,咱就是一家人了。

阿強:那就叫您關照了。

經理:那沒問題,包在我身上了。

彩英:強哥。

經理:哦,你還有話說,你們說,你們說。

彩英:(小聲地。)你這證是從哪來的?

阿強:噓,別問!

經理:嗨,咱哥的證件齊全,還問什么呀!我都說了,一家人,好說,好說!

彩英:(對經理。)不行!

經理:不行?你說是,我照顧了咱哥,你還不行?

彩英:經理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說,他!

阿強:你是說我,不行?

彩英:真的不行!

阿強:你,你剛剛出來沒幾天,就變了。

經理:對對,阿哥說得對,別出來幾天,就變了。來,消消氣。

彩英:強哥!

阿強:變成沒有人情味了!你是不是……

彩英:強哥……

經理:沒事,沒事,你這個小妹呀,今后,就交給我了。

阿強:交給你?交給你干什么?

經理:嘿,交給我管教。

彩英:經理,你?!

阿強:哦,經理,交給你管理,好,放心!

經理:好,一言為定!

阿強:一言為定!

經理:耶!你們聊聊,我去取招工表來。(下。)

彩英:哥!

阿強:我不想聽你解析!難道你忘了媽長期有病在家,妹妹要上學,這些都要錢,是誰在照顧他們?

彩英:強哥,這些我都知道,所以……

[經理,上。

經理:彩英,快,急死我了!

彩英:哦,經理,這一個。

經理:喲,我怎么忘了?有證沒有?

阿強:有,有。

彩英:哦,嗯……

經理:(看證)好哇,四級電工,快,上崗!

彩英:經理!,不行!

阿強:(回頭瞪了彩英一眼)我是合格電工。

經理:(拉著阿強。)對,阿英,今天我做主了,我們是一家人了,好說!走,修理設備去。

彩英:(跺腳)嗨,真是,真是,急死人了!

[內聲:轟!人聲吵雜:爆炸了!

彩英:啊!

[經理背對觀眾拉著阿強上

彩英:強哥,經理,你們怎么啦!

[經理阿強轉身兩人臉被燒黑一片

彩英:啊!(暈厥)

[落幕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pblujl.live/wenmi/yingyong/jiemu/338096.html

120期一肖中特 英雄杀赵飞燕 云南时时彩开奖记录 外汇股票怎么赚钱 20选5 甘肃快三推荐预测 福建体彩时时彩走势 辽宁11选5规律 3A彩票游戏 天津快乐十分 梦幻西游怎么抓持国赚钱 最热门赚钱软件 河北快三 象棋开局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记录 钱咖里注册赚钱 真钱南昌麻将